365指定网|这就是有钱男孩的私生活:野

作者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-12-25 11:04:14

365指定网|这就是有钱男孩的私生活:野

365指定网, 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好玩儿的事实:

程序员们,可比我们想象得野多了。

你以为程序员都是这样的:

秃头。秃头的程度代表着代码水平的高低。

格子衬衫,不管晴天雨天,都是要穿格子衬衫的一天。

还有其他印象:不修边幅,长期单身,社恐患者……

但实际上的程序员是这样的:除了每天加班,还有很厉害的生活,相当野。

这是《乐队的夏天》里面刺猬乐队的赵子建,身为一名程序员,发量超多。

还是个玩了14年摇滚、发了8张专辑的老乐手。

而且过得比大部分社畜还随性:给各大互联网公司写过代码,钱赚的差不多就辞职搞音乐,过一段时间再去找工作。

程序员也不是不爱说话,相反他们还都有点冷幽默。

这是17年《脱口秀大会》的冠军,程序员庞博。

上海交大毕业,人很幽默长得还帅,娶了一个产品经理当老婆。

粉丝纷纷叹息他“英年早婚”。

程序员撩起人来也非常硬核,非常野。

我看过一个新闻,一个程序员去接亲,当场写了一个小程序跟新婚妻子表白,足足20行代码:

写这个稿子的时候,我还特意观察了一下我周围的程序员朋友,发现他们都是这样的——

不爱穿格子衬衫,发量还都挺多。

真的,不要瞧不起那些勤勤恳恳写代码的程序员们。

他们野起来,比你我都猛。

普通人的野,是把赚来的钱大把花在工作以外的生活上。

程序员呢?

他们辛辛苦苦加了班,赚了钱,结果又用这些钱来继续工作。

一把其貌不扬的程序员的椅子,可能比你的包都贵。

他们一般不会坐公司配备的办公椅,而是会自掏几千块买一把人体工程学坐椅。

毕竟他们在工位上呆的时间,比在床上睡觉的时间都要长。

更好的坐着,是为了更好的工作。

全公司最值钱的工位,一般也是程序员的。他们的电脑和显示器尤其多。

一个用来写代码,一个用来预览。项目多的还会再买一个,方便切换。

有家庭影院款:

“你被包围”款:

“重庆九宫格“款:

分类花样之多,堪比上海垃圾桶。

而且他们换过的键盘和鼠标,比你换过前任还多。

普通人的键盘是黑的,但程序员的键盘,一定是彩的。

入门的长这样:

进阶的,敲一下就闪一下的光:

一个新的机械键盘,还会掀起整个办公室的“抛妻弃子”的热潮。

“你看我这个手感多舒服,段落感明显,声音清脆,打字毫不费力,赶紧买一个吧。”

作为整个公司鄙视链的最顶端,程序员永远在用你用不起的装备,和你根本听不懂的语言。

对程序员的最大误解,是以为他们的生活就是写代码写代码,平平无奇。

你错了,写代码本身,每一秒都是刺激。

庞博曾用卖肉夹馍的比喻,揭示过程序员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——

“别人都只要一个肉夹馍,但有人上来一下要两万个。”

最难的是产品技术经理提出了技术难以实现的需求:“我不要肉夹馍,你给我来条狗。”

程序员还得强行忍住不崩溃。

你以为写代码是造房子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。

但实际上,写代码就是补窟窿,花80%的时间改bug,再花20%的时间写新的bug。

对于程序员来说,bug只有两种,没发现的,和不想改的。

而最大的挑战:不是找不到bug在哪里,也不是被别人的bug搞得心力交瘁。

而是你一边调试一边生气,想知道这个漏洞到底是谁写出来。

最后才发现,造成这个bug的,就是你自己。

bug从来不会因为你下班了就不出现。于是程序员野起来,根本不挑时间地点。

婚礼上,可以加班扩容:

坐在街头,可以继续改bug:

地铁,是他们流动的办公室:

就连遇到堵车,他们都能掏出电脑来,在车流里安静工作:

有的程序员是被迫加班,个别人连做梦也不忘工作。

论工作上的野,程序员说第二,互联网其他岗位没人敢说第一。

程序员的生活,就更野了。

你以为被代码吸干了的他们会在床上瘫着。

不,他们野就野在,都996了,居然还在努力生活。

铺床要铺得整整齐齐,维持床和内心的秩序。

手机设置手势密码,也要展示严谨的美学。

只剩12个小时的闲余时间,他们也不会放纵自己摸鱼。

十个程序员里,有三个是会回家偷摸学吉他的,有两个坚持回家给自己做饭,还有两个会定时定点锻炼身体。

剩下那三个,要么继续回去写代码,要么继续看代码论坛,兢兢业业学习。

我认识的一位程序员,每天10点上班,10点下班。结果不光一个人自学了西班牙语,还考了品酒师的资格证。

他和我说,生活就跟写程序一样。

“今天要是没有点小进步,就是感觉不痛快。”

有人说程序员不懂风情,但程序员在搞浪漫这件事上,非常野。

尤其擅长用一己之力给爱的人制造惊喜。

读者@cc 新年舞会之前收到了男朋友的一个程序安装包,打开后发现里面——

只有四道物理题。而且做对一道后,才能显示下一道。

四道题答案分别是20,14,12,30。

终于都做对之后弹出来一个超可爱的文字框,写着“恭喜你都答对啦!那么,2014年12月30日做我舞伴吧!!”

还会利用科技改变生活。

没空和老婆聊天?

直接写个程序代替自己和老婆一起聊。

上班划水怕被上司发现?

直接设定一个人脸识别功能,老板来了自动切换界面。

可以说,只有他们想不到,没有他们做不到的。

有一个俄罗斯的程序员,甚至专门为自己喝咖啡写了一个程序。

这个脚本在执行之后,会先精确等候17秒,然后打开一个ssh进程,远程连接到公司的咖啡机。

接着传送一堆代码过去,咖啡机就会煮一份中杯半咖啡因的拿铁咖啡。

再精确等待24秒后,咖啡倒进了咖啡杯里。

这个脚本运行一共41秒。正好是这名程序员从自己的办公桌前起身,走到咖啡机所需要花费的时间。

在这些狂野男孩眼中,就没有代码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程序员最野的地方,在于可以创造一个世界。

上半年我听过的最浪漫也最野的构想,来自日本老奶奶若宫雅子。

她83岁,是一个独居老人,也是一个开发游戏的程序员。

2017年,她推出了针对老年用户的小游戏hinadan。

这个游戏脱胎于日本本庆祝仪式,有两个界面,老年人可以在手机上摆放人形娃娃,模拟女儿节庆典。

完全想象不到,她60岁才碰到电脑,基本靠自学。

整个项目花了她半年的时间,起因是她发现世界上没有多少给老年人玩的游戏,想自己做一个试试看。

这个项目17年上线,现在已经有超过5万人下载了这个游戏。

当程序员敲下每一行代码,心里大概都抱着一个会改变未来的可能。

我还看过这样一个新闻,一个叫sam glassenberg的游戏制作人, 专门开发了一款vr应用,可以让医生和医学学生们在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上练习微创手术的操作。

每年会有44000到98000名病患死于医生的操作失误。有了这样技术后,医生们可以通过更加逼真地练习减小失误率,能挽救更多的生命。

“我们是一群码农,但是我们要用代码救人命。”

电视剧《硅谷》有一句台词,很好地解释了程序员的骄傲感:

创造不止,前进不息。

尽管我只是个码农,但我也有可能改变世界。

相关文章
© Copyright 2018-2019 vanefa.com 苏街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